sussior

暂时没啥可介绍的。微博ID与lofter相同(´・ω・`)

[授翻] 第四道墙的崩塌:为什么粉丝圈子不应再躲躲藏藏

一片胖叶:

http://www.dailydot.com/opinion/crumbling-fourth-while-fandom-shouldnt-hide/


作者:Aja Romano (初稿于2013.1.8 修改于2014.11.24) 


译者:abigbigtree/一片胖叶 (2015.8.17)  已授权


*原文特殊概念/事件下自带链接 感兴趣的话可以到原网页中查看




正文:




"如今这第四道墙就好像柏林墙一样,倒塌与否只是时间问题。" —网友[iaddedarainbow]




在戏剧表演中, "第四道墙" 这个术语是指那道把角色和观众隔离开来的看不见的墙。而在这无拘无束,恣意生长,创意无限的粉丝世界中,第四道墙指代的是把粉丝和外部世界隔离开来的隐形屏障。我们把它视作安全保障:一道把我们疯狂的、开创性的据点保护起来的壁垒——直到它不再能发挥作用。




即使已经有了40年的稳定产出,许多概念,诸如同人小说、同人绘画、同人配对,连同除此之外粉丝们/我们对非原创角色所做的事情,仍然令许多人感到震惊和羞耻。第四道墙把我们隔离起来,使我们免受他人的严苛评判,有时还避免了对现实生活造成的间接后果。混合了如<搏击俱乐部>一般的沉默条约(饭圈规则第一条:不要讨论饭圈)和“不问不说”级别 [Don't ask don't tell, 指美国军营对待同性恋者的模糊政策,即在默许未出柜的同性恋者服役的同时不允许公开的同性恋者入伍;该政策于2011年被废除 —译注] 的刻意忽视,这道不可穿透的高墙在我们的想象中把粉丝群体和其他所有人隔离开来了。




然而它并没有。一点也没有。




***




现在有个普遍的阴影,即认为同人小说要么是十八禁的、抄袭来的,要么也是粗俗或诡异的。很多粉丝并不以自己的粉丝活动为荣。我们担心以同人写手或画手的身份公开"出柜"可能导致被公司开除、被社区或宗教团体逐出、被禁网、或看到友谊的终结。这不是肥皂剧;以上每一件事我都在认识的人身上看到过。公开承认自己是同人作者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我这么说是因为上面这张列表里的很多事情我都有第一手经历。




于是大多数粉丝使用假名(笔名),采取其它的预防措施来避免让粉丝行为和他们的现实身份产生瓜葛。但这并不能平息内心对于圈外评价的恐惧和厌恶。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很多粉丝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就是和媒体,或者和原著(剧)作者——或者基本上除了粉丝之外的几乎所有人——走得越来越近。我们创造了一个安全舒适的天堂,在这里我们以为不会因为自己的产出而受评断。




四个月前,我被很礼貌但也很坚决地拒绝进入Vividcon [一个同人MV展 —译注]。"这不是因为你太迷妹了, " 其中一个展会组织者告诉我, "而是因为我们不希望有媒体在场。" 他们完全有权保持怀疑。媒体对于粉丝群体的恶劣刻画是有案可查的。从2002年到2012年,大多数有关饭圈的文章都一样致郁:媒体发现了我们,聚焦在一个耸人听闻的点上,然后就关注那一点——常常以一种幸灾乐祸甚至狂欢作乐的语气——然后对其他的一切都置之不顾。大家普遍觉得当媒体赶到的时候,我们最好躲到第四道墙后面不要出声。这其中的逻辑就是,如果他们看不到我们,就无法伤到我们。但是他们已经能看到了,也已经伤害了我们。




粉丝和他们热爱的作品创作者/看门人[又称官方爸爸(TPTB),是"那个力量The Power That Be"的缩写]之间的积极互动则更加不那么美好。比如有一次,William Shatner [电视剧星际迷航中Kirk的扮演者 —译注] 让我们都过自己的日子去(get a life). 或者还有一次Gene Roddenberry [星际迷航制片人 —译注] 向粉丝解释说Kirk和Spock [均为星际迷航角色,该配对是欧美同人的始祖 —译注] 完全不是爱人关系,也并不是说这种关系是错误的。或者还有一次一个粉丝让菲尔普斯兄弟不得不公开澄清了双胞胎乱伦的传言。还有Diana Gabaldon曾说同人写手等于白人奴隶(没错,她真的这么说过) 。这种情况由来已久,可以一直追溯到1813年简·奥斯汀告诉她的侄女(后者明显想要和她角色扮演成Darcy的姐姐Georgiana)你不能这么做因为你根本不知道Georgiana会怎么写。




简而言之,粉丝和原著作者之间的关系始终胶着。




***




甚至在我编辑这篇有关第四道墙的文章的同时,我也一头撞上了它。我写完了一篇有关某个群体的文章后,那个粉丝群体的成员被这种媒体入侵他们网上世界的行为吓坏了。他们锁上了之前公开的同人小说,这样哪怕我的文章使得媒体界其它同行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他们也还是“安全”的。我目睹了出离愤怒的粉丝们表现出的恐慌和忧虑,也倾听了他们的声音。我选择没有发表那篇文章。我仍然不确定作为记者这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但作为粉丝,我知道这是对的选择,因为我自己也太清楚可能的后果是什么样的。




讽刺的是,就在我的文章风波之后没几天,那个饭圈的主角之一发现了一篇关于他的同人起源作。很多粉丝马上删光了评论,藏起了作品,但这并不能改变外部世界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创作这个事实。




这个事件昭示了这第四道墙对于粉丝群体的重要性,也说明我们必须停止幻想第四道墙还能保护我们了。




我绝对不是在提议大家都应该开始用真名发表触手肉文*咳咳* 且我尤其支持用安全的、永远不会和现实身份相连的化名创作同人作品的权利。自由地创作而不用担心被评判或引发现实生活后果是粉丝圈子中很大很重要的一部分,应当永远被保护。第四道墙之所以存在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它使我们感觉能安全舒适地写我们所想,明白我们的上司、亲戚、朋友、学生、或学生的父母不会上网一谷歌我们的名字就能找到我们写的所有超人/卢瑟男男生子文。




我的意思是,是否能有那么一天,当有人"出柜" 宣布自己是同人写手的时候,圈外人的反应是:"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而不是伴随着惊恐甚至现实的负面行为。如果有那么一天,那么很多事情应当开始改变,就从我们这些粉丝改变对自己创造性产出的态度开始。




如果我们对自己的作品表现得羞耻,那凭什么指望别人泰然自若呢?根本上讲,这些作品都我们是在公共空间创造出的产物。公众就是我们创造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完全应该更自然地对待他们。




作为一个长期迷妹,我见过所有可能的对于同人小说的反应——从 "酷,有啥推荐吗?" 到困惑再到嘲笑。我个人最爱的反应是:"你做的是魔鬼的工作。" 不变的共同点是,粉丝群体被严重误解了,甚至那些理应熟悉他们的人也不例外。




2010年,在第一届年度Book Blogger Con展会上,主讲人Maureen Johnson问满屋子的出版商,代理人和公关,其中有多少人知道 "饭圈(fandom)" 是什么。不到一半的人举起了手。我惊呆了;出版界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到同人作者正在他们背后做什么?饭圈中屡见不鲜且众所周知的趋势“抹去序列号”——即拿来一篇同人文,把角色名换成原创角色名,再发表——竟然对出版界来说如此陌生?




难怪五十度灰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五十度灰是暮光之城(Twilight)的同人衍生,属于上述类型 —译注]




***




五十度灰改变了我们所知的有关出版和饭圈的一切。它把“眨眨眼-你懂得”的饭圈模式带入了媒体界,让饭圈几乎成为庸俗而非惊人的代名词。它把粉丝和同人作品拉到了聚光灯下。在2012年之前,试图正式发表你的同人小说注定带来诉讼案;到了2012年,很多人,包括出版商们,似乎突然开始把它看作成功的捷径。有五十度灰的地方必有关于同人小说的讨论。在四千万本售出之后,你尽可攥紧拳头抗议,但事实是饭圈已经成为主流。




而且还不只是五十度灰。还有小马宝莉的男粉(Bronies), 少狼(Teen Wolf), 1D(One Direction), Homestuck网络漫画, 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这是饭圈与外部世界的互动急剧变化的一年。他们在暮光之城的首映会上和电影粉丝一起露营,对1D的粉丝进行采访,把一大堆媒体记者派往漫展。官方爸爸在做决定的时候脑子里考虑到粉丝群体变得常见了。复联(Avengers)的饭圈太大以至于它能影响漫威整体的政策决定。去年,废柴联盟(Community)的制片方征求了一个粉丝的授权,因为他们要借鉴这个粉丝做的该剧的同人MV。粉丝群体是网络文化的一个积极组成部分,也是娱乐行业的重要考虑对象。




然而第四道墙这个谎言还在持续。




事实上,我完全理解,甚至可能比其他人更早意识到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一个美好的谎言,试图把我们自己保护起来,免受诸如Rob Bricken这种混蛋的不断侵扰。很多批评饭圈的人是男性,他们讥讽女性主导的饭圈只有小黄文,而没有真正理解饭圈是一个社区的概念。这些批评者也肯定没有意识到同人小说,作为一种再创作作品,是可以融入文化传统的:从维吉尔的荷马史诗同人<埃涅阿斯纪>,到弥尔顿的圣经同人<失乐园>。




***




粉丝们依靠第四道墙来最小化外界审视所带来的伤害。但是我在饭圈的亲身经历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尤其在网络上,如果我们的行为是公开的,那么我们无法阻止路人向圈子里张望,看到我们在做什么,然后做出他们自己的判断。假装有高墙的保护只会让我们更加脆弱。




在一些国家,比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如果你跨国偷渡或者被发现携带某些同人绘画或小说——哪怕只是虚构的小说——都同样会被逮捕。即使在美国,以及大部分的欧亚国家,尽管粉丝群体日趋主流,也必须懂一些版权法,以及它们的“合理使用”条款 [fair use clause, 即在某些情况下不经过原作者的允许也可以有限制地使用其部分材料 —译注] 能怎样保护我们的权利,免受诸如Viacom诉Youtube事件的影响。




九年前我自己也成了俎上之肉。那时我丢了一份在当地报社的工作,只因为编辑发现我写同人文。"这太诡异了, " 他对我说,"我不认为你应该继续为我们工作。" 很少有人因为饭圈而“职业性”受损,但是这种事确实会发生,而且还发生在我身上了。如今过了九年,我的经历令人哭笑不得。在2003年,我因为混圈而失业;而在11和12年,我又因混圈而受雇。




时过境迁。




自那次失业之后,我决心公开地代表饭圈。这个决定在很多方面看来都很值得。我越是平和地谈起饭圈,越是认为它很棒,我所到之处收到的积极反馈也就越来越多。




我们中的许多人成长于混合文化环境中,这类文化中的人们普遍认为粉丝创作不过是传承千年的故事新说的翻版。对于这些人来说,饭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又一件我们能在互联网上做的事情而已。我们需要像他们一样谈论饭圈,接受它所激发的创意无限、精彩绝伦的“奇葩”事物:有些可怕,有些可爱,有些可敬。




***




当我们躲藏在第四道墙后面时,我们内化了粉丝行为带来的羞耻感,这种羞耻感让我们不认为粉丝群体的存在也是一种传统,一种文化。我们不去了解这个群体的历史发展。我们不去了解我们曾怎样抵御Gabaldon或Robin Hobb的长篇大论。也不去了解那些由粉丝发起的,能帮助我们了解自己,克服这种羞耻的活动,比如再创作组织(OTW), 一个粉丝自营的非盈利机构,旨在在媒体上代表粉丝群体以及在涉及限制性版权的法律案件中为粉丝方辩护。[AO3即这个组织的一个分支 —译注]




而且哪怕了解了自己的历史和法律权益,继续避免和外界的交流也只会助长有害的负面刻板印象。就像其他的亚文化一样,如果我们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那么一味地畏缩不前,表现得好像我们在做什么违心甚至违法的事一样是不会带来好结果的。




我热忱地相信,如果我们想让饭圈在媒体上以正面形象出现,我们自己就得以正面姿态现身。把头埋在沙子里,并妄想在所有其他饭圈都被发现的同时,自己的饭圈却能逃过一劫,这是根本是掩耳盗铃、鸵鸟心态。这个群体发展到如今的地步,隐匿在第四道墙幻想之中的粉丝们是最容易被误解、误读、乃至误伤的。反之,如果向前一步,大声说出饭圈有多棒呢?这会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粉丝和粉丝群体。饭圈和创作者的互动越趋于常态化,双方感到的威胁就越小,我们也就能更无忧、更安全地爱我们所爱。




我在圈内常常被指责试图把饭圈强行拉到聚光灯下——说得好像一个人就能做到似的。事实上我从未和媒体或官方爸爸在这个方面有过互动。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唤醒大家,告诉大家媒体已经抵达。


可能是因为我自己有过太多次“第四道墙碎裂”的经历了,我对于如今饭圈这种依旧蜷缩在这道墙之下,忧惧着主流大众发现自己的姿态意见强烈。旁友们,认真的吗?他们早就知道了。




第四道墙早已崩塌。作为粉丝群体的一份子,我们是时候该转而建立桥梁了。




绘图: Jason Reed


*这篇文章最初附有一张调整过的柏林墙照片。有些读者认为该图有侮辱性,我们为此真诚地道歉。我们已经撤下了这张照片。





译后感:



1. 原文的fandom被我翻成了粉丝群体/饭圈,在译文中有交替使用。实际上我把握不好要怎么翻这个概念,"饭圈" 太口语,"粉丝群体"又不准确。原作者在另一篇文章中定义了fandom: "Fandom" refers to communities of active fans. Activity means you're not just passively receiving media. (Fandom指由活跃积极的粉丝组成的社群。积极意味着你不只是被动地接受媒体信息。)




2. 我有个要命的毛病…一边翻一遍读orz 结果翻到后面发现作者所说的和我所想的、观察到的还是有不少出入。原作者虽然自诩迷妹,但是似乎还是站在媒体的角度看待问题?就我观察到的饭圈生态而言,大部分迷妹(呃这么说可能不准确)不愿意打破这第四道墙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害怕自己受到伤害侵扰或三次元危机,而是怕原作(canon/TPTB)受伤。


RPS躲在墙后是怕会给真人带来困扰(甚至是骚扰);非RPS向的slash躲在墙后是因为怕会干扰正剧的走向,误导官方爸爸,以至于最终影响其他正常向观众的观影体验(这不是夸张,请参考神夏301...)。个人而言,我尊重canon也尊重fandom, 我觉得后者有自己的意义和价值,但是二者还是离得越远越好。Canon不必自降身价或者哗众取宠(卖腐)来迎合fandom,要相信有诚意、有质量的作品自然会吸引粉丝群体;反之fandom也不需要妄自菲薄或者过度解读。有一点我很同意原作者,那就是我们应当开始正视自己的身份和所作所为了。




3. 欢迎批评/指正/讨论!



请吃下这篇安利,哦不,哈利!

风系魔术师:

写在之前的之前:坚定的原著死忠党,请右上角点叉,不谢。没看过《哈利波特》的,也不妨碍阅读我的这篇随笔,我没有作者那样的“理性之道”。


-------------------------


在文章正式开始前有3句话要说,当然,算上这句本身是4句。


1很明显,这是一本同人小说,但是,请不要当做同人去阅读。


2这是玛丽苏(这点我很不认同),但是,是属于学神学霸们的玛丽苏。


3作者懂的真多,但是,仍然填不上他脑子里的洞。


-------------------------


正文开始


郑重声明:我码下这篇文字时并没有读完这小说(准确的说是看到第四十四章),并且它也没有完结,但我仍然愿意冒着小说可能烂尾的风险而拿起笔,即使我判断这风险非常小,不足1%。这么做,仅仅是为了这书带给我的激动和感动,以及书中让我突破犹豫,毅然决然的一句话。


我推荐这本书,首先是因为极其精彩的设定,其次,对于那些读过原著的筒子们来说,尤其是我,或者至少有我,这书作者没有任何对罗琳和《哈利》的亵渎,无论是从文字功底上还是从剧情设计上。他甚至“贴心的”对一些原著的经典场景和桥段进行了再烹饪,当然是作者特有的小当家式卖弄地“炒冷饭”,更丧心病狂地将原著里每一个奇妙的如水滴般晶莹的点子,扔到滚烫的油锅里。明明罗大姐只是讲述了一只在南美洲的蝴蝶刚刚优雅的扇动了翅膀,此书却能沿着理性之路推理出美国南方的龙卷风正带着上千只瞎蛾子飞翔。(给自己点个赞,真句话超押韵!)这道撒上了理性的孜然和疯狂的辣椒面,在炽烈的魔法火焰下成熟的撸串,啧啧,太酸爽。那Bling Bling的闪光,究竟是串上的油还是我的泪!


曾经有人和我说这书的写法可能会打破原著特有的童话浪漫。诚然,罗琳给我们描绘的世界,具现出了孩子们、大男孩和大女孩们的“中二”浪漫:一座经典的哥特式城堡,一支凭空变出的红色玫瑰等等,简直包含了一切,除了这本《理性之道》要告诉我们的。。。而这本同人将所有的浪漫都赌在了惊喜之后和意料之外,就连邓校长的“爱的哲学”,也需要读者在百转千回的情节下去思考,究竟邓布利多是疯了,还是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如果我有钱就会投资把拍它成电影,演哈利的角色估计会很难找,除非有一个娜塔莉波特曼那样的小男孩。可我在哈利的身上也隐约看到了谢耳朵的影子。我不想用和原著的直接对比来说明这本书是否值得一看,因为区别太大:这是理性和浪漫的区别,是“缴械咒”和“杀戮咒”的区别,是詹姆和斯内普的区别,是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区别。(写完这句话,我很不厚道的笑了2分钟。)


《哈利》历经十年,修成正果。这次邻家的大男孩在魔法世界的“大闹天宫”,成功地引发了我读原著时的回忆: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故事情节,那2个在放学之后,沿着南丰路骑过去再骑回来,边骑边讨论的男孩身影!致敬,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哈利波特!


最后,我很感谢作者弥补了罗琳的这个遗憾,也是我这次奋笔的冲动之源:



“凤凰的歌声并不是给她的,赫敏知道这一点。但她仍然可以从歌声中感受到安慰。她现在很有这个需要,因为她的人生正式地终结了。”(转自第四十四章最后一句)



写在最后的最后:我发现我与喜爱的之间总会有一次遗憾的擦肩而过,《柯南》是,《LEGAL HIGH》是,《京极堂》是,这书也是。


我希望你也是。。。


2015.10.8


撩起裙子的风